清水适

现在真的是清水了......不适也要适应啊……

《蝙蝠》HE

主超蝙同人。(爱蝙蝠)
蝙蝠在哥谭的上空掠过,没有星子与月光的黑暗天空,一如既往的散发着不善的气息,在民风淳朴的哥谭,这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不管是蝙蝠还是蝙蝠侠,哥谭的黑夜都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庇护,哥谭孕育罪恶,也孕育他。
蝙蝠侠是恐惧的化身,蝙蝠侠是哥谭的微光,蝙蝠侠是不凡的英雄。
超人降落,在韦恩大厦的滴水兽旁,鲜艳的红披风,英俊的面庞,坚毅而友好的眼神。
他对伏在滴水兽上的蝙蝠微笑,并发出友善的邀请。
“B,我想你今晚可能需要一个代班者。”
蝙蝠侠久久不说话,似乎用他沉默的特性与石像达成了融为一体的契约,当然如不是他的心跳平缓正常的话。
说实话超人自信表面与心中所想完全不一样,他心虚的颤抖,又坚强的维持这镇定的表面,克制着自己的‘蝙蝠反应’;当然,同时他依旧要克服手指的微微颤抖和无视蝙蝠侠投来的‘不赞同的眼神’。
“超人,我说过。”蝙蝠侠终于开口了,变声器让他的声音嘶哑暗沉,更让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带上威胁的味道。“不要干涉我的事情。”
标准的蝙蝠威胁。
拉奥啊,现在我是不是该道歉?
超人紧张的想,他说:“B,请不要怪我多管闲事,我是说,请不要责怪我关心你。”
该死我在说什么。
“阿尔弗雷德和四个孩子现在正在准备晚餐,他们同时也关心着你,毕竟今天对你来说并不简单,你应该回家去,度过一点亲子时间。”
超人说完,紧张的看着蝙蝠侠,蝙蝠侠的固执是韦恩家有目共睹的,而超人作为同事也有亲身感受。期望蝙蝠侠改变他的意愿,希望是十分渺茫的。概率小到卢瑟有一头棕色的卷发。
蝙蝠侠审视的看着超人,然后又回头凝望哥谭的夜空,许久,这是超人的感觉,或许只是几秒钟。蝙蝠侠站了起来,并面向超人。
“是夜翼的主意吗?”蝙蝠侠问。
“噢,当然不是。我不过是用超级听力追踪罪犯时,碰巧路过哥谭,不小心听到了孩子们的谈话。”超人微笑着解释,根本看不出他刚刚的不安和紧张。
蝙蝠侠发出嗤笑,讽刺意味极强。“看来你们排练得不错,或许你可以去当一个话剧演员。”
超人面露尴尬,但心里忍不住愉快的唱歌,他自己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个M ,竟然因为蝙蝠侠的嘲讽而肾上腺素激增。
或许是蝙蝠侠平时很少嘲讽人,又或许是夜翼告诉超人,当布鲁斯不再沉默或拒绝的时候,他是在表示同意。
超人将蝙蝠侠快速的送回了家,他搂着蝙蝠侠精壮有力的腰,闻着蝙蝠盔甲上硝烟与布鲁斯甜心的气息,它们形成了完美的融合,这是蝙蝠侠的味道。不是超人对布鲁斯有什么偏见,而是相对于哥谭王子,他与哥谭骑士相处更久,相对来说也更为亲密。
起码一个小记者是不可能每一天都见到布鲁斯甜心,而且他们一个在哥谭,一个在大都会。哥谭甜心不可能在离开嫩模美人的怀抱的前提下,为一个小记者,承受8个小时的长途旅行。
蝙蝠侠扶着超人的肩膀,静静的看着哥谭的夜景,空荡的小巷和紧锁的房门,正在玩泰迪熊的女孩。这是哥谭,她孕育着邪恶,孕育着罪犯,孕育着不善,但也孕育着人民。这是蝙蝠侠诞生的城市,这是黎明前的黑暗,这是地狱,又是天堂的起源。这是哥谭,蝙蝠侠献出生命的城市。
今天对他意义非凡。
今天是他第一次亮相的日子。
为了他爱的哥谭战斗,用自己毕生的精力去努力,去改变,去无数次的改变。哥谭会变好,如同他父亲描绘的哥谭蓝图。
布鲁斯吹着夜风,侧头看着超人的侧脸,顷刻,这是超人的感觉,他关闭了变声器。
“谢谢,超人。”
布鲁斯将他脸与超人的脸贴在了一起,亲密而又看不出关系的贴近,礼貌而又带着生硬的感谢。
这是蝙蝠侠含蓄的表达着好感的方法,起码布鲁斯韦恩从来没有穿着这身衣服,和人亲近过。
今天蝙蝠侠要休息。

超人穿着三原色制服出现在罪犯面前,出现在哥谭的天空,出现在打劫的现场,出现在轻生者的身旁。当然,因为不是本土英雄,他遭遇到了不少嫌弃。包括那个少女轻生者。
超人冲进那个藏着武器的仓库,用热视线瞬间捣毁了一堆集装箱;罪犯们目瞪口呆,大声嚷嚷着“蝙蝠侠或许躲在暗处!”但从始至终,蝙蝠侠都没出来过。
“你好,戈登警长。我今天为蝙蝠侠代班。”
超人带着温暖的笑容与戈登打招呼,但这实在是与哥谭不太搭调。
“噢,笑容。”戈登脸上难看的感叹,他说:“超人,你为蝙蝠侠代班是你们的自由,但你在哥谭最好别像在大都会一般微笑。”像个傻子。
显然超人也听懂了潜台词,尴尬的笑了笑,像个傻小子一样摸了摸鼻子。
天哪。戈登扭过头回避这散发着阳光气息的男人。
幸好超人很快就飞走了,他绕着哥谭转圈,利用着自己的超级听力。这是他的右耳,他的左耳带着通讯耳麦,不断传出蝙蝠侠的声音。
是的,克拉克在和布鲁斯宝贝聊着闲话。
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荣辛。
“杰森送了我一个蝙蝠造型的靠枕,他们把今天过得像我的生日。”
“但今天确实是特别的,不是吗?”
“嗯,你是对的。”
“你们看了电视剧吗?我是说,你喜欢的那一部。”
“当然,它让我着迷着呢……”
“我很开心。”
“开心什么,帮蝙蝠侠代班吗?”
“唔,你的声音就让我高兴得不行。”
“噢,克拉克。注意你的言辞。”
在超人制服的鲜艳颜色的前提下,哥谭无力替他遮掩,人们只看到一到三色的身影在哥谭的上空一圈又一圈的旋转。
人们吐槽着这位守护者的审美和着装,安然入睡。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