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适

现在真的是清水了......不适也要适应啊……

《蝙蝠的婚礼》HE。短篇。

还有很多不成熟,不流畅的地方。有的角色还有些ooc,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

“大家先不要离开,我有一件事要宣布。”蝙蝠侠在会议结束后少见的让英雄们留下,要知道,在会议后要讲的事大多都是私事,而蝙蝠侠,从不会把私事带入工作之中。

“天啊,要世界末日了吗?”绿灯吃惊的说,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从任何方面来看,绿灯侠耳聪目明。

闪电侠身为资深的蝙蝠迷,自然要护住自己的爱豆,并且纠正绿灯的用语。他大声的说:“噢,天才!让蝙蝠侠说完!而且世界末日也算工作。”

在超人,神奇女侠先后发言之前,蝙蝠侠已经开口了:“我是通知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

重磅消息!!

霎时,全联盟的超级英雄都转头看向超人。

天呐,超人什么时候把蝙蝠搞定了?

超人以眼神回复道:我没有。

蝙蝠侠无视了超级英雄们的眼神,继续说:“三天后的韦恩庄园,对方是猫女。”

是的,超人没有把蝙蝠侠搞定。

“恭喜你,B。”超人带着友善的微笑,先所以人一步,向蝙蝠侠献出了祝福。

蝙蝠侠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会议室,不带一点停留。

当蝙蝠侠的披风的最后一片布料消失在视线中后,超人缓慢的坐回了属于自己的椅子,脸上的表情让联盟的人无法直视。真是太可怜了。

“男孩,或许你应该去休假,放松一下自己。”戴安娜怜悯的拍着超人的肩膀。

闪电侠快语道:“超人,或许你不想去婚礼,当然,你去的话也没什么,不过你最好别去。你知道的,我崇拜蝙蝠侠,只要他开心对我来说没差,但对你来说就很不一样。如果你不去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你跟蝙蝠侠说。噢,他可能会失望。但这对你好不是吗?”

“闭嘴,闪电。”绿灯侠出声截止了闪电侠的长篇大论。扳过超人表情茫然的氪星脑袋,用富有鼓动人心的语言说:“听我说,超人。你应该去把蝙蝠从猫女那里抢过来,她和蝙蝠头两年就玩完了,现在蝙蝠侠肯定不像一开始那样喜欢她。鬼知道为什么突然结婚,或许是为了打探什么消息呢。”

但超人完全搞错了关注点:“噢,​B爱过猫女,他还为失去她颓废过。我对B来说只是同事而已,从始至终。”

“噢,天。”联盟众人扶额。

在超级英雄的目光下,克拉克进入了传送点,回到了家里。今天是星期天,但是他没有一点精神,回到家,就躺在单人沙发上。

克拉克根本没有力气打开电视,对着黑色的屏幕,看见自己的倒影。就像在蝙蝠侠的护目镜中看见了自己。在哥谭,无论是布鲁斯,还是蝙蝠侠都是哥谭的著名人物。你可以不知道哥谭的市长是谁,但绝不可能不知道,哥谭宝贝与哥谭骑士。

在克拉克看来,布鲁斯韦恩是完美的,他有令人羡慕着迷的容貌,强壮性感的身材,绝顶聪明的头脑,最完美的,是他坚定正直的内心,无论在如何的困境,比任何人坚强万倍。而且在感情上,他也忠贞不渝,即使在花边新闻里的布鲁斯是一个花花公子,但是克拉克相信那只是肉体关系而已。如果有一个人得到他的爱,那么ta一定是得到了上天的眷顾。

从感情上来说,克拉克爱着布鲁斯韦恩,爱像小美人星座的眼泪,爱像快乐王子的黑燕,爱像夜莺的心头血,爱像巨人的爱痕。纯真而无私,真挚而深情。

从肉体上来说,克拉克依旧爱着他。想象着无时无刻不与他做爱,在蝙蝠侠报告工作时,披风是不含铅的,火辣的身材就让克拉克想在众人面前把布鲁斯艹得失禁,想在厨房用蜂蜜或者巧克力酱涂抹他的全身,想在户外让他狼狈不堪。想听他的喘息,想听他的尖叫,想看他刚蓝色的眼睛。

克拉克不是柏拉图的信徒,也不是滥性者。但是,布鲁斯不一样,他总能用一个动作就恰到好处的将他的火焰点燃。

但是。

布鲁斯不是他的伴侣,他们甚至没有一次彻夜未眠的时光,也没有一次零距离的亲近。

理所当然的,超人珍惜蝙蝠侠的每一次拥抱,即使感受到的是冰冷的皮革,即使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即使几秒之后便被推开。但是依旧难掩甜蜜。

三天后,也就是星期三,布鲁斯韦恩,将会和猫女成为终生伴侣。变成别人的所有物。

天啊,克拉克有种呕吐的欲望,胃部一阵一阵的不舒服。

 

星期一。

“超人!!”蝙蝠侠在通讯器里大声喊道,焦急的看着在天空中愣住的红色披风。

一颗陨石正在不远处向超人袭去,上边还闪着绿色的幽光。

超人在蝙蝠的声音中清醒过来,堪堪躲过陨石,被绿光照射后的无力感不得已让他降落。“对不起B。我走神了。”

蝙蝠侠不赞同的看着超人,一边躲过双面人的攻击。“我们稍后再谈这件事情。”

超人挫败的低下头,重新飞起来,与外星人战斗。

任务完成后,所以人在蝙蝠侠的指示下回到了瞭望塔。

“我觉得蝙蝠是想讨论超人的问题。”绿灯侠故作神秘的说。

闪电侠反了一个白眼:“天才,很显然超人在蝙蝠侠面前走神了,还差点被含有氪石的陨石砸中。他会被批死。”

戴安娜撑着下巴,无聊的看着他们:“男孩们,停止你们的幼稚谈话。”

超人在他的位子上不安的坐着,好像这个椅子下面垫了氪石,让他浑身不舒服。

“超人,你今天的状况很反常。到底出了什么事?”蝙蝠侠严厉的盯着超人,他已经做好了最糟的打算,超人走神的原因甚至可能是遭到了氪石袭击。

超人心虚的盯着自己最喜欢的马克杯,用余光偷偷的看蝙蝠侠的脸色。然后,他就和蝙蝠侠对上了视线。

噢,天啊。蝙蝠侠在盯着我。

“克拉克,这到底怎么回事?!”蝙蝠侠提高一个声调的说,你不知道这到底有多恐怖,毫无疑问,蝙蝠侠是黑暗的使者,是恐惧的化身,所以人都惧怕他,包括超人在内。

克拉克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跟蝙蝠侠说:我爱你爱得发狂,想把你干到流水;你要结婚我很痛苦,我现在疯狂的嫉妒那个女人,所以在战斗的时候因为嫉妒而走神?不不不,他已经想象到了蝙蝠侠那‘不赞同的眼神’,或者是他们珍贵的友谊的破碎。

“超人只是因为另一个身份的事情烦恼而已。”火星猎人说,他在联盟里不会轻易的发表意见,但一般都是在需要他的时候,譬如现在。

克拉克几乎用一种感激流涕的表情看向火星猎人。

蝙蝠侠看了看火星猎人,似乎在衡量他的可信度。最终,他回头看向了超人。“我不管你在另一个身份上遇到什么事情,你最好尽快恢复过来。”蝙蝠侠讲完,收起了所有的资料,不再讨论这一件事。

这一次,最先离开的依旧不是闪电侠,在以前看来真是前所未见。

“谢谢你,荣恩。”超人对火星猎人说。

火星猎人点了点头,他刚刚在超人情感激烈的时候听到了他的心声,不是他刻意为之,而是声音已经大到他无法无视的地步了。“超人,看开点。”他安慰道。

“噢,看来荣恩知道了超人走神的原因。”闪电侠说。

“很显然,蝙蝠侠的婚礼是烦恼的根源。”绿灯侠说。

克拉克显得没有精神极了,他嘴角艰难的往上提了提,但最后总是变成一条直线。他实在是笑不出来了,或许他应该痛哭一场才对。

“是的,情感需要释放和调理。即使你是超人也同样需要。”火星猎人说着,拍了拍超人的肩头,显然,他又听到了超人的心声。

戴安娜指尖把玩着发梢,这位迷人的不老女神决定给可怜的氪星人一点小小的安慰。“超人,我知道你现在伤心欲绝,但是你必须重新振作起来。”

超人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事情总是没有出路,这让他十分的绝望。

戴安娜接着说:“你知道的,猫女的脾气比蝙蝠侠还古怪神秘,她在一个地方不可能呆一辈子。”

“她在暗示什么?”闪电侠问。

“她在说,蝙蝠侠会失恋。天啊,绝妙的想法。”绿灯侠兴奋的说,似乎希望那个场景马上就出现在现场。

超人摇头,他说:“戴安娜,这可是结婚。布鲁斯这么完美,任何人都会为他做任何事。如果可以和布鲁斯结婚,我甚至愿意住在氪石房子里。”

“天呐!”闪电侠惊恐的叫到。

绿灯侠安慰的拍了拍闪电侠:“这绝对是爱。”后,又转脸对火星猎人说:“这真是太甜了,忽然感觉超人有点闪眼睛。”

火星猎人深表赞同。

戴安娜无果后,决定放弃这个氪星小傻子。毕竟你无法让一个完美的人被猫女抛弃这种设定得到超人的认可。

“好吧,那么回家吧,克拉克。你需要好好睡一觉。”

 

话虽如此,但是显然超人的另一个身份并不会给他休息时间。他还需要工作,养家,还农场的贷款。

星期二,星球日报里,克拉克在茶水间里冲着第5杯咖啡,露易丝拿着她的咖啡杯刚巧走进。

“嗨,小镇男孩。今天有什么新闻吗?”

克拉克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他盯着咖啡杯,但咖啡快要溢出来都没有注意。

露易丝翻了一个白眼,伸手将开关关掉。才没有让克拉克在走神的时候将咖啡洒在地上。

“克拉克!”

“噢!露易丝。你要来接咖啡吗?”克拉克惊觉回神,向后退了一步给露易丝腾出位置。

露易丝严厉的盯着他说:“噢,你今天为什么会走神?”

克拉克不能说出原由,又不知该怎么回答。他结巴了一小会说:“啊,这个,是因为,那是因为昨天没有休息好。”

“是吗?”露易丝狐疑的眯起眼睛,不过转瞬后又放过了可怜的克拉克。“好吧,不管如何,今天可是重要的一天。”

“又是什么新闻呢?”克拉克勉强微笑起来。

露易丝狡然一笑,克拉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哥谭传来消息,哥谭首富布鲁斯韦恩要在明天举行婚礼。天呐,这堪比美国大选的新闻竟然没有听到一点风声,而我也是现在才知道。”露易丝满脸激动。克拉克觉得或许她新闻标题都已经想好了。

“那,布鲁斯的结婚对象呢?”克拉克按下苦涩的嫉妒的心理,两天内第一次询问了猫女的情况。

露易丝说:“噢,对象。没错,对象。”似乎在她眼里女方并没有布鲁斯有吸引力。“毫不意外,是哥谭的交际花。”并且还带着一点点无趣。

克拉克听到交际花这个身份的时候,内心有些复杂,布鲁斯韦恩是哥谭有名的花花公子,很显然,他们在自己和布鲁斯还不熟识之前,就已经滚过床单了。

噢,自己就像半路插进去的婊子。即使没有实际上破坏他们的感情,但从超人的道德底线来说,已经足够他产生愧疚感。克拉克低落的坐在位置上,完全没有心思处理电脑里的材料,他被愧疚与嫉妒折磨得发狂,胸口发堵,闷闷不欢。

但更不幸的是,他要为布鲁斯挑选结婚礼物,作为蝙蝠侠的最佳搭档,当然不能不去祝福。

克拉克自从布鲁斯宣布结婚开始,就没有了好心情,也不再期待任务或者去哥谭的报道,他每每愣神时候想着的都是布鲁斯吉光片羽的笑容,和夜幕中他与猫女亲密的剪影,这一切都让他快乐又痛苦。

以前他从来不感觉72个小时这么的难熬。

他已经两夜没有入眠了,虽然氪星人不需要睡眠,但是他因为习惯所致,在白天更是没有精神。显而易见,他在战斗时就已经有了走神的现象,甚至在连续喝了4杯咖啡后依旧恍恍惚惚。

拉奥啊,看在我是您最后的信徒的面上,眷顾我吧。

克拉克在心底叹息,他提着公文包,走出环球日报的大楼,巴里和哈尔早已在外面等待,巴里一边吃着纸袋里的热狗,一边和哈尔抱怨着环球日报压榨员工的行为。

“我们警局的事情都没这么多,天知道为什么7点这里才下班。”

“可想而知,这里只有克拉克的好脾气才能呆下去。”哈尔耸了耸肩到。

提到克拉克,巴里随机一脸替他难过的表情:“噢,可怜的克拉克。他今天还有给布鲁斯买礼物。”

哈尔接道:“那一定很不舒服,就像我小时候替别人庆祝棒球联赛第一一样。”

“嘿,抱歉我迟到了。”克拉克过去说,他虽然将他们的谈话全部收入耳中,但也无法反驳。

三个人聚齐,自然是为了结婚贺礼而来。闪电侠提议为了关心一下超人,不如去大都会陪超人一起挑选礼物。

“噢,我想送布鲁斯一个蝙蝠侠的手办。你知道的,一般像本人的家里都没有自己的手办,因为没有谁会崇拜自己。”巴里轻快的说,一边用手机搜索最近的手办专卖店。

哈尔双手抱胸,对巴里说:“好主意,那么我就买一个猫女的手办吧。”后旋即又道:

“但是猫女好像不太露面,不知道有没有手办。”

“噢,天才。相信我肯定有,你不知道那些手办设计人的想象力有多大。”巴里说完,又对超人说:“克拉克,你要买什么呢?”

“啊,这个。我还没想好。”克拉克似乎为巴里叫到他而惊讶,好吧,在刚刚他又走神了。

巴里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嘿,不要紧张。你只是在买礼物呢,明天才是婚礼。”

克拉克笑了笑 ,他知道巴里的安慰,虽然不一定是不是霜上加霜。

“克拉克,你可以送一份独特的东西。”哈尔提议道。

“什么?独特?不不不。和你们一样就好。”克拉克听到独特这个词就开始慌乱,他隐隐明白哈尔的意思,但是怎么可以呢?

“不行!”这一次不是哈尔,而是巴里。他说:“你怎么会和我们一样?你这么喜欢,甚至爱布鲁斯。”

“巴里说得对。”哈尔严肃的说,他表情如同在念绿灯誓言一般。“你该把握好机会克拉克,不要错过。”

“但我应该送什么呢?”克拉克投降了,或者说他跟从了自己的心。他不想自己的暗恋无疾而终,不想在没有争取的前提下失败,不想自己甚至没有和布鲁斯说上一句情话。

“送对你来说最特殊的东西。”

“送你第一次送给别人的物件。”

“送你的心意。”

“送你的誓言。”

 

星期三的下午,这是一个真正的好天气,它的好不在于有不逊于大都会的阳光的,也不在于温馨的阵阵微风,而在于它为布鲁斯的笑容镀上了一层金光,让所有人随之而笑,让所有人漏出心中柔软,与温情。

这是哥谭,这个糜烂而又奢侈的城市里,最盛大的宴会,最华丽的婚礼。连市长参加时也惊叹万分。食物每时每刻都在准备,空掉的食盘在3分钟内换上,而酒水更是不能间断,毕竟哥谭从来都不缺酒鬼。布鲁斯甚至开放了全部的庄园来容纳人群,盛情款待每一位来宾。

成堆的百合花与红玫瑰,香气都让人沉醉,迷倒在花海之中。简直美好得不敢想象,一切都只有奢华才能形容。

“欢迎,我的朋友们。”布鲁斯得到他们到来的消息时,亲自来迎接,联盟众人根本不敢相信蝙蝠侠脸上还会出现如此灿烂的笑容。

巴里反应最快,也最激烈:“天呐!!他在对我笑!还称呼我为‘我的朋友’!!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哈尔第二个说话,他确实是被惊讶到了:“你看起来很不错。”

“你也是。”布鲁斯得体优雅的说。

众人在一番祝贺后,布鲁斯才发现似乎超人没有出现。

“克拉克呢?”

巴里挺身而出:“他去准备礼物去了!你知道的送你的礼物可不能随便!”

布鲁斯狡猾的笑道:“噢,那么你送我的礼物不是蝙蝠手办吗?”

巴里呆住,迅速躲在哈尔的后面,小心翼翼的看向布鲁斯:“天啊,他怎么知道?噢,他是蝙蝠侠。蝙蝠侠知道一切。”

大家为巴里的样子开怀的大笑,闪电侠被吓坏的样子可不多见。

戴安娜穿着华丽而又富有天堂岛特色的长裙,性感而又神秘。几乎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她站在布鲁斯的身边,出于好奇她问:“你怎么这么着急就结婚呢?”

没错,这场婚礼虽然盛大而又空前,却太过仓促。

“她在4天前忽然说想要结婚,我太激动了。根本忍不了太久。”布鲁斯回答,他说完话,嘴边的微笑又加深一点,似乎回到了4天前。

“确实,太突然了。让所有人都没有充分的准备。”戴安娜说,她用余光看着布鲁斯的表情,精明的在布鲁斯看过来时大方的回笑。

布鲁斯没有回答,他耸了耸肩,一派潇洒样子。

“那么,几点的婚礼?”戴安娜问道。

“下午6点。”布鲁斯回答,摇了摇手里的酒杯,又说:“享受宴会,戴安娜。”

布鲁斯离开属于蝙蝠侠的位置,移步到了属于哥谭甜心的宴会中心。

同一时间,克拉克在孤独堡垒里试图与AI乔交流。

“卡尔,你确定要用这种材料吗?”乔不太确定的说,即使他是AI,但也肯定在氪星里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氪星人用过这种材料。

但克拉克的态度却很坚定,他点了点头,肯定的说:“父亲,你不知道他到底有多么特别。只有这个才配得上他。”

“拉奥啊,我的孩子。他是谁?我想我有必要知道。”

“蝙蝠侠。”

乔惊讶的看着克拉克,他笑得阳光万分,就如同众神之子。

“那么,祝贺你,我的孩子。”

“你知道,在氪星,面对这种时候我们会干什么吗?”

“想尽办法去得到他的指纹。”

“噢!”克拉克脸红的惊叹了一声。看来他是懂了乔的玩笑。

韦恩庄园。离下午6点越来越近,人群也用过了奢侈而丰盛的晚餐,当餐盘被一一撤下,留在桌上的只剩下晃晃的蜡烛和水果点心。

联盟的英雄们只有巴里还在吃晚餐,布鲁斯显然特地嘱咐过,不要撤下他的餐盘。

“嘿,真不敢相信克拉克还没来。”巴里百忙之中说了一句话,看来他对这些食物很是满意。

“放心,他肯定会赶到。”戴安娜说。

忽然全场的灯光被熄灭了一半,布鲁斯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花拱门的一端,出于保护目的,联盟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成为布鲁斯的伴郎或者伴娘。

婚礼要开始了。

 

克拉克慌张的看了看手表,已经6点过半了。看来他完美的错过了布鲁斯的婚礼,布鲁斯一定很生气。或许,会连续5天不给他好脸色看。

他用超级速度跨过连绵的土地,但内心还是极度慌张。跨过最后一个间隔哥谭的城市,几乎瞬间就飞到了韦恩庄园的上空,他犹豫的上下浮动了一会儿,最终降落在围墙之外的草丛里,他换上克拉克的衣服,或许是不想引起骚动。

他用人类速度赶到正门时,发现本应尽职尽责在此处检验邀请卡片的保安竟然不见踪影,而且那些该在庄园里欢歌笑语的社会名流正陆续的依旧笑容得体的退场,而往里看去也不见布鲁斯。

克拉克困惑的顿了顿,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哥谭这些宴会狂热者提早离场。从他身为记者的角度来看,这一定是一个报纸头条的现场,而事件中心,在哥谭,永远都是布鲁斯韦恩。一个黑衣保镖将他推了一下,似乎是什么大人物即将过路,这提醒着克拉克该去里面一探究竟。

他不停的说的“抱歉”或者“借过”,或许还有“万分感谢”。他快速的穿过迎面走来的人群,一边用卫星通讯器向戴安娜联系。

在一个忙音后,戴安娜才接通通讯器,声音显得那么的焦急:“噢,天哪。克拉克,布鲁斯很不好,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

克拉克手上无意识的攥紧了通讯器,合金外壳发出刺耳的尖叫。他急忙放手,心里心急如焚但却不能用最快速度赶去。

“他怎么样?到底发生了什么?!”克拉克不受控制的提高音调,当听到有关布鲁斯的一切,他总是不那么清醒。

戴安娜安抚道:“克拉克,布鲁斯没有受伤。你不要激动过度。”

“那发生了什么?!”

“戴琳娜,也就是猫女。”

“我知道,我知道。她是猫女。”

“她逃走了。”

“什么?额,我不清楚‘逃走’是什么意思,我是说……”

“猫女逃婚了,6点钟的时候,到处的找不到她。克拉克,婚礼取消了。”

 

现在的克拉克心里只想着‘命运弄人’这四个字,即使是超人也无法在命运中不被戏弄,想象一下,自己的暗恋对象在3天前宣布婚礼,又在30分钟前被甩,恢复单身。而自己因为心里的嫉妒和由于嫉妒引起的愧疚,被折磨了三个夜晚,整天失魂落魄。等到终于想告白的时候——完全没有希望的告白——又因为婚礼的取消,失去了勇气。

要知道,超人最不缺的就是勇气,但是面对蝙蝠侠/暗恋对象/布鲁斯韦恩的时候,他的勇气就显得有点捉衿见肘。

布鲁斯的卧室克拉克抛开透视眼,看过3次,第一次,是布鲁斯受伤严重,克拉克帮助阿尔弗雷德把布鲁斯放进卧室;第二次,是布鲁斯暂时失去了行动,联盟全员都在那间大的夸张的卧室开会;第三次就相当简单了,超人受氪石影响破窗而入,他在蝙蝠侠反应过来的第一秒就受到了绿氪的攻击。

“你应该进去克拉克。”戴安娜说,“你比我们更合适,而且你爱布鲁斯。”

克拉克有些犹豫,他害怕见到布鲁斯因为猫女黯然神伤,又怕自己冲动之下毁掉如珍宝般保护着的友情。既然布鲁斯不结婚,那么何必冲动?爱情美好而难得,但友情或许更适合我们。

“嘿,克拉克。用你的超级大脑想一想,你已经放弃过一次,让猫女得到了布鲁斯;现在你难道又要重蹈覆辙?”戴安娜说道,她那质问的语气让人从心底发出拷问。“然后在他下一次婚礼上,再告诉他,你喜欢他了十几年,每一天都期待跟他见面?”

对,我喜欢他,我爱着他。

每一次将美食放进嘴里都希望对面坐着的是他。

工作时想得到他的专访,同时也带着情绪的羡慕着露易丝。

想挡在他前面,不管是魔法还是氪石。

渴望和他交谈任何事,听着他的嗓音就很完美。

“克拉克,这是一个机会。它可能不是最好的时候,但是,现在是布鲁斯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戴安娜鼓励的拍着克拉克坚硬的二头肌,她真心希望结束超人的暗恋。

即使不成功,也可以顺利转成明恋嘛。

在克拉克看来,戴安娜是联盟中较为可靠的感情顾问,女性的直觉和感性会帮助她为自己提供好的选择。而这正是克拉克期待的,他想要在布鲁斯面前表达自己,将自己刨开给他看,不隐藏任何东西。

“那,我进去试试吧。”虽然还是带着犹豫的句子,但是克拉克看起来很自信。

克拉克谨慎的接过阿尔弗雷德手里的小甜饼,在众人的瞩目下转动了把手。

 

布鲁斯还穿着白色的礼服,也依旧穿着皮鞋。他把自己放倒在沙发上,横躺着,用手臂遮住眼睛。你分不清西装和沙发谁更加昂贵,而哥谭甜心现在看起来正在小憩,谁都不忍心去打扰。因为他看起来很累,精致的发型凌乱了,袖口也没有认真扣好,甚至对克拉克端来的小甜饼无动于衷。

克拉克轻轻把小甜饼放在桌沿,他缓慢的蹲下,因为体格太过壮硕,只有把自己缩成一个球体才能让自己的脸刚好与布鲁斯齐平。他即使不用听也知道布鲁斯没有睡着,因为他平放在身侧的手臂正捏成拳头,呼吸也再不那么平缓的起伏。

“布鲁斯……”克拉克用手裹住布鲁斯的拳。

布鲁斯在手臂下面说道:“我一个人呆着更好,你出去。”

“不,容我拒绝。”克拉克握住他的手,少有的强硬的将它执起。“你值得所有人的爱意与真诚,布鲁斯。”

克拉克掏出让西装裤变得怪异的方盒,将它献到布鲁斯面前。“睁开眼,布鲁斯。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

“婚礼取消了,不用送礼物了。”

“不,我一点都不想在婚礼上祝福你。我不会为了婚礼送你,我只为你才送你。你明白吗?”克拉克说。“这是属于你的礼物,与婚礼无关。它是我的想法、是我的情谊、是我的愿望、是我的唯一。”

“布鲁斯,睁开眼睛。看看它。”

布鲁斯并不是一个容易劝服的人,但是克拉克所说的话语让他格外心惊,那一句句甜腻的情话出自克拉克之口。他移下手臂,睁开眼。他在克拉克的目光下,由平躺变成半坐。

不等布鲁斯发话,克拉克已经自觉的打开了方盒。

绿光从盒子之中泄出,那是布鲁斯熟悉的放射性物质,也是超人的致命物品——氪石。

但是盒子里的氪石显然不是自然形状,它受到了雕琢,经历过加工。它被做成戒指,制作它的人还在上面刻上了一个超人与蝙蝠侠的符号。寓意鲜明的呈现在蝙蝠侠眼前。

超人深情款款的看着蝙蝠侠,尽管他的脸色因为氪石的出现越来越苍白,但是神情依旧是那么充满希翼与期待,看起来如此低微,又如此伟大,他本人好似散发着比氪石更耀眼的光芒。

                                                                  DNE.  

 

评论(2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