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适

现在真的是清水了......不适也要适应啊……

【当蝙蝠侠被布鲁西魔法击中后】5完结

第五章

氪星人不会因为三瓶伏特加醉倒。克拉克明确的感觉到了这一点,这该死的体质让他想让自己像一个普通醉汉都不行。克拉克手指点了点桌面,服务生再次将他的酒杯倒满,酒精一口下肚,但克拉克几乎没有什么感觉。

“好吧,我结账。”克拉克无奈的拿起自己的宽大廉价的西装外套,掏出钱包抽出纸币,带着满身的酒气慢吞吞的走出酒吧。

外面下着雨,浑浊的积水在堆积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夜猫在车轮之间闪躲,污水打湿了毛发让它射射发抖。克拉克走出来时,敏锐的嗅觉闻见下水道和灰尘的臭味,还有一种哥谭特有的恶心气息。

哥谭。克拉克叹气的拨了拨头发,酒吧不是在主干道,他得赶快到人多一些的地方去,要知道这里夜晚的治安永远不会太好。他倒不是怕被人打劫,对于一个氪星人来说不要伤害到其他人才是首要任务,但是这就是哥谭的神奇之处,她拥有所有人害怕的因素,犯罪、混乱、小丑或者蝙蝠侠。

克拉克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用西装裹紧自己,抵御哥谭的阴雨,行走在没有路灯的路上。他走走停停,他没有感觉道困倦,内心却有些茫然无措。

“啊!快跑!”

突然一道慌张而惊恐的声音传入超人的耳朵里,超人反射性警觉的望向传来的方向,穿过墙壁和阻挡物品,他的视线来到一条小巷里。

第一眼他看到蝙蝠镖划过空气的弧度,超级速度让他看到蝙蝠镖的铁翼划破空气是留下的白痕,富有力量的投掷者正在伏墙头,黑色披风几乎就将他全部包裹。再深入,超人就看见了披风下完美饱满的肌肉和优美流畅的运动线条,万能腰带里各式各样的蝙蝠道具和唯一一个看不透的含铅暗格。

噢,那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超人收回窥探蝙蝠侠肉体的视线,移到了整个场景,就在蝙蝠侠的上方,一个后门楼梯上,蹲着一个年轻人。看起来灵敏而富有力量的身体被黑色的制服包裹,没有披风,只有胸口一只蓝色的蝙蝠。手里的双棍在雨中闪着白光。

那是谁?

超人皱眉,他从来没有见过蝙蝠侠有夜巡伙伴,除了阿福以外,从未有过。他眉头紧锁,从内心涌上了不适感和一种苦涩感缠绕上他,这也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一种纯粹而幼稚的感情,像农场里夏天酸涩的苹果,也像发酵坏掉的牛乳,更像是克拉克的嫉妒。

“蝙蝠侠,我想你应该会希望看看我的身手。”夜翼歪了歪头,脸上挂着面具完全无法阻挡的迷人笑容,他轻盈的翻身跃下,和蝙蝠侠一起蹲在墙头,看着被抢劫的少女跑出小巷,才用一种较为调皮的眼神看向蝙蝠侠。

蝙蝠侠冲他的方向歪了歪头,一个后空翻,准确的跃进了蝙蝠车里。夜翼紧随其后。

“你同意了?没错,你同意了!”夜翼故意大声说道,他对蝙蝠侠从来都不会少了笑容(除了某段时间外)。当然,蝙蝠侠对于第一个养子也自然有一定的宠爱,毕竟其他的孩子还在让他头疼的阶段。

蝙蝠侠开动了蝙蝠车,打击一下抢劫犯只不过是顺手之劳,今晚在哥谭港口上有一艘未经过登记的中型货艇登陆,几十吨的未知货物将要进入哥谭的黑暗世界中,蝙蝠侠不会允许这种事情。

“通知先知准备。”蝙蝠侠盯着现在暂时平静无波的海面,几辆警局的车已经被收买了,在两分钟前离开了港口。

夜翼打开戴在耳朵上的耳麦,将情况与先知汇报了一遍。

“问问蝙蝠侠他和超人的事情。”先知说,夜翼都能听到她在吃爆米花的咔嚓声。

“嗯哼,我会告诉蝙蝠侠的。”夜翼笑着说。

挂断通讯后,蝙蝠侠问“告诉我什么?”

“哈!这个周末芭芭拉要在庭院里办一场蝙蝠家的烧烤宴会,有趣。想请阿尔弗雷德负责一下甜品方面。”

“嗯,好主意。”蝙蝠侠罕见的和夜翼聊了一句家常,然后又把注意力拉回了海面。

游轮已经上场了,探照灯打向它,岸上钻出许多人来。

蝙蝠的夜晚就要拉开序幕。

超人在高空注视着蝙蝠侠与夜翼的一切。

 

“所以,蝙蝠侠有了情人?你亲眼看到的吗?”戴安娜与克拉克正坐在露天的甜品店里,享用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但是显然正在真正享受的只有戴安娜一个人而已。

克拉克低垂着脸,神情比任何时候都要悲惨几倍,戴安娜觉得克拉克与苦情女主的距离只差挂在脸蛋上的眼泪了。

“是的,是的。如果那不是亲眼看见,我都想要永远欺骗自己。”克拉克惨兮兮的吃了一口馅饼“拉奥啊!我才知道自己爱他,然后就知道他已经有人了!”

戴安娜叼着小勺,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对克拉克最多的感情就是同情和怜悯,噢,谁让这两个男孩让人无比的操心。

“听着,克拉克。”戴安娜端正了自己的态度,她命令这个氪星男孩看向自己。“你以前不知道自己对布鲁斯的感情,现在知道了当然是好事。所以你不要将事情变得复杂,你去告诉布鲁斯你的想法,以布鲁斯的性格,即使你告白也不会有什么最坏的事发生。”

克拉克可怜的狗狗眼又出现了。“万一布鲁斯拒绝了,我该怎么办?而且他还有爱人。”

“拜托,那是他儿子。”

“?!”克拉克惊讶的抬头,“儿,儿子?”

“嗯哼。”戴安娜点点头。“还记得钢骨的提议吗?我们稍微调查了一下。发现布鲁斯名下有两名养子,一名血亲。我敢确定,你看到的人,就是他们其中之一。”

“噢!”

克拉克呆愣了一下,手指摸索着端起了咖啡,当提神的咖啡因刺激他的氪星大脑后,他才恍恍惚惚的反应过来,昨天自己的心理行为到底有多么怪异和小心眼。

有什么比嫉妒暗恋者的儿子更可悲的事吗?

显然没有。

“克拉克,据我所知,你已经从组成正义联盟以来就对蝙蝠有一种莫名的执着。显然这几年你完全没有发现对吗?”

戴安娜的话语如她锋利的宝剑,直接插在了克拉克最关键的问题上,再次重申,作为一个百岁女神,看到的还是比男孩们要多得多。

“我不确定,我一直感觉B是我最好的朋友。”

“或许你应该感谢这个魔法,它让你早日看清自己,而不是等到不可挽回的时候,才突然看清。”

“或许是这样吧。”克拉克干巴巴的笑道。

“你不该对自己没有信心,克拉克。布鲁斯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们的爱,而他恰巧对其中之一有点兴趣,好吧,我是说他儿子的母亲或者小猫。”

“所以你得主动一点,依照蝙蝠侠的情史来看,他从来不是主动的一方。”

 

黑夜是罪恶的最好伴侣,同时浪荡的也是蝙蝠侠的最好伪装,她像是一个上流社会的交际花,无论是罪恶还是蝙蝠侠,都要凭自己的本事,在她面前逐一登场。

蝙蝠侠自从上台一直以来都表现优异,无论是像表演体操般优美的动作,还是粗暴而野性的暴力行为,显然都让他在这位评审面前讨到了彩头。这一夜一如往夜,蝙蝠侠在滴水兽上静候着先知的消息,这时他才有空俯视一会糜烂而美丽的哥谭夜晚。强壮的人,他相信他的心已经被哥谭迷惑了去,他心甘情愿的沉溺与她的美好。

当超人从上空中缓缓降落到蝙蝠侠面前的时候,蝙蝠侠心里并不愉快,即使是多年的同事和战友,但也不足以让他许可超人在哥谭出现。但是他也不会像一开始一样强硬的赶走这个氪星救援犬。

“有事?”蝙蝠侠不带感情的问。

超人英俊的面孔即使在哥谭的黑暗中,也足够闪闪发光。他如往常一般,先用一个笑容打开话题。

“B,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超人的声音很亲很柔和,像是怕吓跑自己似的。蝙蝠侠心里哼了一声,感觉不管是什么事情,超人的态度都太过小心翼翼了,他才不会因为什么事情而逃避,那可不是哥谭骑士的作风。

“说。”

超人看起来忐忑了一会儿,他习惯性的提了提鼻梁上的隐形镜框,脸上飘上不好意思的微红。

“我爱你。”

短短三个字,就让蝙蝠侠感觉自己可能是出现了幻听,或者眼前的超人根本就是个假货。心中的震惊已经让蝙蝠侠有种想射出勾爪的冲动,但是不知道哪里冒出一些情绪让他动弹不得,只得僵硬的站着。

看见蝙蝠侠紧抿薄唇,不言不语,超人肉眼可见的缩手缩脚了起来。

“或许我应该说,我喜欢你更让你接受一点,但是感觉喜欢有点太轻浮。人可以喜欢很多东西,但是爱却渺渺无几,所以爱你才是我的想法。”

“我来时不停的想,到底我所说的这些到底对不对。但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感觉什么都离我远去,只剩下我们。”

“布鲁斯,你愿意和我恋爱吗?噢!当然,能直接结婚就再好不过了!”

蝙蝠侠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脚,从滴水兽雕像上优美的一跃而下。

跑了。

“B!!”超人看着爱人的背影,大叫。

“蝙蝠侠,你应该答应那个可怜的外星人。”耳麦里传出芭芭拉的声音。

“……给你30秒忘记,芭芭拉。”

“但是迪克一直在线上,噢,我想明天所有人都会知道。”

该死!该死的氪星人!

 

                                                           END.


—————————————-

写得相当难受了,感觉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感觉,水平有限,各位就当个趣看看吧。

评论(13)

热度(145)